博客首页  |  [美婷]首页 

美婷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美婷  >  【真人真事】
【今日點擊】學者擬好遺囑 致信胡錦濤習近平

41045

【新唐人2012年10月16日訊】學者致信胡、習:只有聯邦制才能解決危機 ...... 【今日點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4/12 11:40:12 PM
本人二度受中国腐败体制的迫害,在1991年原籍上海市静安区铜仁路304号大伯[刘根勤]家[无子女]当地公安有私心,强行迁出,造成我无户籍无居住,后又造成工作无法申证,在无奈之下,流离失所到缅甸国, 二十年后今天也就是2009年8月在云南省德宏州的瑞丽市[中缅]边境在珠宝街租了一个鋪店经营珠宝,工商所的所长张福军拿去珠宝不开收据,有一次缅甸人在我店代卖珠宝,造成了我在缅被起诉判刑一年,缅财产冻结,又一次造成我无家可归,中国腐败频率之最。   关于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工商部门以罚没名义私呑珠宝   我叫刘建群,男,58岁,是因为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工商部门有关人员以权谋私,设计陷害,导致我在缅甸入狱一年,财产被冻结,如今一家人有家难归,无路可走,生活无着;多次向瑞丽,德宏以及云南有关部门进行合法信访,但瑞丽市有关部门相互勾结,反复推诿,不予解决,无奈之下,我只能依法到中央反映,要求给我全家人一条生路,要求严惩以权谋私,以权谋利的贪腐公务人员,并还我一个公道!   我在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珠宝街开了一个珠宝店,长期以来,一直诚信.守法经营,在当地拥有良好的信誉.有时候,当地工商人员,以质检的名义,不时从我店中拿走一些小挂件.小手镯之类的,也没开具任何单据.因为价值就在数百元到数千元,我们又长期在珠宝街工商所的辖区做生意,也一直听之任之,只要工商人员不刁难我们,和气生财就好.   但沒想到,灾难很快就来了.2009年8月中旬,一位缅甸货主在我的玉石店寄售50颗翡翠,委托我妻汤成耀代卖.没想到,这50颗翡翠被瑞丽市珠宝街工商所所长张福军看上了,随后,他与人合谋,让人冒充客人来购买这批翡翠,翡翠卖出之后,那[客人]找张福军投诉,称其中有几颗是B货,随后,张福军带着[客人]来到店里,强令我妻退钱,并将翡翠没收.实际上,张福军既没有将翡翠拿去鉴定,也没有将这批翡翠充公,而是直接放入了自己的口袋,也没给我妻开具任何罚没收据.   因为我妻是缅籍华侨,长期在瑞丽珠宝街做点小生意,又是不识字的妇女,在工商所长张福军的淫威之下,乖乖让他将翡翠拿了去.而旁边几个卖珠宝的同行,虽然看见,但因为害怕被工商所穿小鞋,敢怒不敢言,   缅甸的货主听说以后,一定要看工商所的罚没收据,否则就认为是被我们私自吞没了,此后,我们多次到工商所讨要收据,但拿去50颗翡翠的工商所长张福军拒不承认此事.最终.货主在缅甸起诉我,缅甸司法部门将我判刑1年,又对
游客
   10/24/12 11:40:04 PM
本人二度受中国腐败体制的迫害,在1991年原籍上海市静安区铜仁路304号大伯[刘根勤]家[无子女]当地公安有私心,强行迁出,造成我无户籍无居住,后又造成工作无法申证,在无奈之下,流离失所到缅甸国, 二十年后今天也就是2009年8月在云南省德宏州的瑞丽市[中缅]边境在珠宝街租了一个鋪店经营珠宝,工商所的所长张福军拿去珠宝不开收据,有一次缅甸人在我店代卖珠宝,造成了我在缅被起诉判刑一年,缅财产冻结,又一次造成我无家可归,中国腐败频率之最。   关于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工商部门以罚没名义私呑珠宝   我叫刘建群,男,58岁,是因为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工商部门有关人员以权谋私,设计陷害,导致我在缅甸入狱一年,财产被冻结,如今一家人有家难归,无路可走,生活无着;多次向瑞丽,德宏以及云南有关部门进行合法信访,但瑞丽市有关部门相互勾结,反复推诿,不予解决,无奈之下,我只能依法到中央反映,要求给我全家人一条生路,要求严惩以权谋私,以权谋利的贪腐公务人员,并还我一个公道!   我在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珠宝街开了一个珠宝店,长期以来,一直诚信.守法经营,在当地拥有良好的信誉.有时候,当地工商人员,以质检的名义,不时从我店中拿走一些小挂件.小手镯之类的,也没开具任何单据.因为价值就在数百元到数千元,我们又长期在珠宝街工商所的辖区做生意,也一直听之任之,只要工商人员不刁难我们,和气生财就好.   但沒想到,灾难很快就来了.2009年8月中旬,一位缅甸货主在我的玉石店寄售50颗翡翠,委托我妻汤成耀代卖.没想到,这50颗翡翠被瑞丽市珠宝街工商所所长张福军看上了,随后,他与人合谋,让人冒充客人来购买这批翡翠,翡翠卖出之后,那[客人]找张福军投诉,称其中有几颗是B货,随后,张福军带着[客人]来到店里,强令我妻退钱,并将翡翠没收.实际上,张福军既没有将翡翠拿去鉴定,也没有将这批翡翠充公,而是直接放入了自己的口袋,也没给我妻开具任何罚没收据.   因为我妻是缅籍华侨,长期在瑞丽珠宝街做点小生意,又是不识字的妇女,在工商所长张福军的淫威之下,乖乖让他将翡翠拿了去.而旁边几个卖珠宝的同行,虽然看见,但因为害怕被工商所穿小鞋,敢怒不敢言,   缅甸的货主听说以后,一定要看工商所的罚没收据,否则就认为是被我们私自吞没了,此后,我们多次到工商所讨要收据,但拿去50颗翡翠的工商所长张福军拒不承认此事.最终.货主在缅甸起诉我,缅甸司法部门将我判刑1年,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