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美婷]首页 

美婷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美婷  >  【改變命運】
前蘇聯芭蕾演員外逃成巨星與中國舞演員海外參賽

39290

1948年出生在拉脫維亞,被譽為俄羅斯芭蕾天王的米凱亞.巴瑞辛尼科夫(Mikhail Baryshnikov ),他是當代最偉大的芭蕾舞蹈家,與許多前蘇聯藝術家一樣,有著同樣的逃亡經歷。(Stephen JAFFE/AFP)

為追求藝術和自由,已「叛逃」到美國八年的蘇聯芭蕾舞演員,前往日本表演途中,因乘坐的飛機出現故障,迫降在蘇聯西伯利亞的軍用機場, 於是順理成章地被蘇聯方面扣押軟禁起來。

在那片北極圈內的白夜之地,一方是痛苦的掙扎,另一方是蘇聯文化部的幸災樂禍;一方面是堅守,忍耐,在黑暗中殺出一條逃離之路,另一方面是威逼誘惑,迫使 其重登蘇聯舞臺為共產黨服務表演芭蕾;一方面是對舞蹈藝術滿腔熱愛,對自由的無上追求,另一方面是視國民為無靈魂的玩偶,只當作政治的砝碼,警示西方的手 段……。這是好萊塢著名電影《白夜逃亡》(White Night,1986年)的故事情節。

近日,中共針對海外中文媒體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下達密令,以內部通告方式不允許中國民眾參加在香港的初賽並要抵制舞蹈大賽,讓外界不禁回憶起前蘇聯時期,為追求藝術自由,大批外逃西方的芭蕾舞演員,後來紛紛成為國際主流社會的巨星。

對於想追求更高藝術境界的中國大陸的舞蹈演員,面對中共的阻撓,那些前蘇聯藝術家們的故事也許會給人們一些啟示。

俄羅斯芭蕾天王巴瑞辛尼可夫 贏得奧斯卡提名

讓 我們回到電影《白夜逃亡》,其男主角飾演者,正是1948年出生在拉脫維亞,被譽為俄羅斯芭蕾天王的米凱亞.巴瑞辛尼科夫(Mikhail Baryshnikov ),他是當代最偉大的芭蕾舞蹈家,與許多前蘇聯藝術家一樣,有著同樣的叛逃經歷。巴瑞辛尼可夫1974年在加拿大多倫多表演後,尋求政治庇護,很快加入了 美國芭蕾舞團,隨後成為藝術總監,在美國舞臺放射出璀璨的光芒。

1977年巴瑞辛尼可夫主演的電影《轉捩點》(The Turning Point ),為他贏得了奧斯卡提名, 他最著名的電影就是這部量身訂製的《白夜逃亡》,其主題曲《Say you, say me》幾乎是家喻戶曉,人們都喜愛的歌曲。年紀已高的巴瑞辛尼可夫近年的作品包括參與知名電視劇「慾望城市」第六季的演出。

「天生舞者」的魯道夫•努裡耶夫

一九六一年六月十六日,一位體格健壯的男人突然甩開「保護」他的蘇聯警務人員,從巴黎布爾歇機場的酒吧間跑出來,向著警察高喊「保護我」。第二天,全世界的報紙都在頭版報導了這一事件。當時正是冷戰的高潮,列寧格勒基洛夫芭蕾舞團的這位主要演員叛逃到了西方。

六天後,他在巴黎德居埃瓦侯爵國際芭蕾舞團演出的《睡美人》中扮演王子弗洛裡蒙,全場座無虛席。


第一個逃亡蘇共的著名芭蕾舞演員魯道夫•努裡耶夫(Rudolf Nureyev)。(MICHEL CLEMENT/AFP)

《紐約時報》評論家捨恩伯格寫道,「他一登台,每個觀眾就都知道是一個能壓住台腳的角色上場了。」他就是被譽為「天生舞者」,第一個叛逃蘇共的著名芭蕾舞演員魯道夫•努裡耶夫(Rudolf Nureyev)。

隨後在赫魯雪夫親自簽署暗殺令以及KGB嚴密追殺的情況下,努裡耶夫仍然順利投誠西方自由世界,並且在歐美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努裡耶夫和巴瑞辛尼可夫被並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芭蕾舞者,對於現代舞的貢獻良多。

努裡耶夫留在巴黎後,又加入英國皇家芭蕾舞團,與著名英國女演員瑪戈•芳婷合作。同時為歐洲著名舞團的客座演員。

60-70年代被認為是世界最佳男舞蹈家之一。60年代起開始從事編導,恢復重排俄羅斯名劇目《睡美人》、《天鵝湖》、《胡桃夾子》等。他演技高超,表演出色,擅長古典芭蕾和現代芭蕾。代表作品有《茶花女》等。

世界第一流芭蕾舞女演員馬卡羅娃1790年逃到倫敦

不 滿蘇聯共產主義的鐵幕為了尋求藝術自由,許多蘇聯舞蹈演員步努列耶夫的後塵投奔西方,其中還包括受到公認的世界第一流芭蕾舞女演員納塔莉婭•馬卡羅娃一九 七○年叛逃到倫敦後,講述了藝術家在俄國的不愉快處境。 她在解釋她為甚麼離開蘇聯時說,「我想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跳舞,發展我的藝術,與我喜歡的人合作,最大限度地發揮我的才能。」

作曲家謝爾蓋•拉赫馬尼諾夫

在蘇共時期「叛逃」到西方去的蘇聯藝術家中,除了舞蹈演員外,還不泛音樂家、科學家、文學家和體育明星。其中包括被譽為20世紀最著名的俄羅斯作曲家、鋼琴家兼指揮,俄羅斯浪漫主義傳統的最後一位偉大倡導者謝爾蓋•拉赫馬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v)。

出生於俄國貴族的謝爾蓋 拉赫瑪尼諾夫,學生時代在莫斯科音樂學院展露頭角,不僅寫下自己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在鋼琴比賽中也拿到冠軍,受到柴可夫斯基等人的提攜。後來又寫下了被譽為矌世名作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20世紀最著名的俄羅斯作曲家、鋼琴家兼指揮,俄羅斯浪漫主義傳統的最後一位偉大倡導者謝爾蓋•拉赫馬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v)(前)。(AFP/Getty Images)

1914年,俄國政治十分動盪,不少劇院為免受暴民破壞而關閉,最初拉赫曼尼諾夫並無離開祖國之意,但由於他出身富裕家庭,又曾是地主,拉赫曼尼諾夫開始意識到周圍的危險。

1917年俄國共產黨革命期間,拉赫曼尼諾夫獲邀到瑞典演出,他乘此良機舉家離開俄國,最終於1918年移居美國,拉赫瑪尼諾夫開始其鋼琴演奏生涯,在他人生餘下的廿多年裡,於美國及歐洲各地演奏,在鋼琴家與作曲家兩方面皆是如魚得水。

四十年代美國的「百萬組合」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美國,海菲茨、魯賓斯坦、皮亞提戈爾斯基三人被稱為「百萬組合」,意指他們的身價之高。這個組合裡,海菲茨和皮亞提戈爾斯基都在俄國出生,二十年代出逃到西方。皮亞提戈爾斯基是神童,15歲就成為莫斯科大劇院的首席大提琴手。

蘇聯當局為了防止人才外逃,禁止他出國演出。皮亞提戈爾斯基18歲時偷渡到波蘭,過邊境的時候遭到蘇聯邊防部隊槍擊,他攜帶的大提琴被擊穿多處。四十年代「百萬組合」在西方聲名大噪,但海菲茨和皮亞提戈爾斯基一直被蘇聯共產黨視為叛徒。

作家和藝術家隸屬於黨機構和助手

德國學者沃•菜昂啥德在談到斯大林時期對文學和藝術的創作進行干預的情況時指出:「作家和藝術家隸屬於黨的機構,受『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約束.成了黨的助手,而且要受『文化幹部』的管制。

小說、詩歌、繪畫、歌劇和交響樂要接受經常吹毛求疵的檢查機關的檢查,作家和藝術家有義務隨時在他們的著作、劇本和電影中把經常變換的黨的路線表現出來,這種狀況在後斯大林時期並沒有多少改變。

勃列日涅犬時期的一個年輕的俄國人在接受英國記者約翰•摩根的採訪時所說的話,典型地反映了個人受到當局的控制和不得不服從的無奈境遇。

他說:如果當局「因為討厭你,而把你解僱丁,你在適合自己專長的行業中——比方說藝術界就別想找到別的工作。」因此,迫於生存的壓力,人們(至少是大多數人)便不得不服從那種既定的社會經濟秩序了。

戰後時期,蘇聯的科研人員是美國的2倍,而蘇聯科學家獲諾貝爾獎的人數隻相當於美國的1/14。許多科學家、藝術家、作家,在共產黨的專制和思想禁錮下,難以在蘇聯從事研究,創造和發展,他們紛紛移居國外。

前里根總統政策顧問蘭澤斯基(John Lenczowski)表示,文化控制是極權控制的重要部份。中共扼殺人們對藝術自由的追求,是其發動冷戰的一部份。

針 對中共密令阻撓中國選手參加舞蹈大賽事件,蘭澤斯基說:「共產集團有一種強制性的理由,來控制人民的身份。它們通過消滅一個國家重要的歷史文化因素,來給 人民再造一種身份。」「重塑身份的目的是控制人民,消除對共產黨統治的一切潛在的威脅。」「甚至在表演藝術方面,演員們也受到嚴厲的限制,抹殺了他們的創 造力。」

蘭澤斯基以芭蕾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為例,指出中共與蘇共同出一轍。

大賽組委會:抓緊機會為自己的藝術生命開創光明

時 政評論員童文薰在「前蘇聯舞蹈家們投奔自由,對映中共禁止參賽令」一文中表示:「藝術家的生命追求很單純,就是自由的舞台與自由的發展空間。沒有審查、沒 有政治正確、沒有潛規則、沒有任何的政治干預。他們可以自由地以古諷今,可以探索並向世人展現他們對人生真諦的體悟,他們可以嘲諷時事與政治,也可以鼓舞 人心……在自由的藝術世界裡,沒有甚麼不可能。」

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即將開賽。獲獎的選手,能夠有機會參加神韻藝術團的學習和世界巡迴演出。這些年輕的舞蹈家在世界各地頂尖藝術殿堂進行演出,在復興中國正統藝術文化努力的過程中,同時也成就著個人藝術生涯的輝煌事業。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組委會聲明表示:「我們深深理解一個舞蹈演員的藝術青春是短暫的,用好的藝術作品表達自己內心的追求和感動的渴望是真實的,而專制給真正的藝術和藝術家所帶來的災難也是有目共睹的。

我 們在此也呼籲大陸選手不要再懼怕中共,你們是搞藝術的,不應讓政治左右你們的選擇。中國舞藝術正在走向世界,相信通過共同的努力,我們一定會迎來中國舞成 為繼芭蕾舞、歌劇、交響樂之後的又一世界主流藝術形式的未來。全新的機遇、廣闊的一展才華的空間正向你們敞開,抓緊機會參賽,為自己的藝術生命開創光明的 前景。」

本文網址: http://epochtimes.com/b5/12/7/9/n3630911.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