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天意的展現,不管人願意還是不願意、知道或不知道,在強大的天意麵前,人的力量是多麼的微不足道。歷史演進的邏輯遵照的是天意,人事不過是天 象帶動下的必然反應。每一個時代都有上天所賦予的主題,只是迷中的世人常常被歷史的情結所吸引而忽視了天意的召示。所以中華的先賢們無數次的告誡後人,凡 事要留心天意、順天而行,莫要逆天而為,如此才能遠離禍殃。

上天雖然不會向人間直接傳話,卻會通過聖賢之言或山川四時之像來彰顯其意,以給紅塵中的芸芸眾生指點迷津。當今在無數紛紜變化的國際風雲中,什麼才 是歷史的主題?才是天意?十年前,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的藏字石橫空出世,即已向人們傳達了上天的告諭,其上“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然大字準確無誤的告訴人 們,天滅中共就是當今時代的最大主題!

不管你是曾經的黨員、團員、少先隊員,還是外國政要、商人、文人,誰能聽的懂這份天意,擺脫中共的控制與誘惑,誰就能獲得上天的護佑。誰罔顧天意、 繼續與這個紅魔為伍,那收穫的一定是地獄的單程車票。然而對於許多中共的黨棍來說,它們是聽不懂天意的,更不會順天而為了,它們只聽懂利益的召喚,只會為 權力而廢寢忘食,哪怕為此而被燒成灰燼。這是它們的報應,也是其既定的宿命。

2012註定是一個非凡的一年,伴隨着太陽風暴的猛烈噴發,天滅中共的收場大戲也在神州隆重登場了。上天只是用了中共酷吏王立軍的一次出奔,就輕鬆 點燃了中共的內鬥之火,火光閃爍處,照見了中共原本密不透風的政治暗箱。一方是太子黨,一方是共青團派,一方是江系勢力,這三股勢力相互交織、盤根錯節, 還有一些技術官僚混雜其間,在中共這隻即將沉沒的破船上,都在挖空心思的為爭當船老大而惡鬥不已。虛弱的中共再也無法捂住其千瘡百孔的腐爛家底,它就像一 個燃燒的火球墜向地獄。

中共是一個以斗為主要生存之術的邪惡組織,鬥爭就是它的常態,生命不息、鬥爭不止也是許多中共邪教徒信奉的生命哲學。它們不但與天斗、與地斗、與人 斗,也從來也沒有停止過自己的內鬥,因為其反人類的本質決定了它只能以鬥爭來解決問題。其鬥爭手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陰毒而殘忍。在毛時代,甚至把全民都 捲入內鬥之中,伏屍百萬、血流成河。在每次內鬥中,勝出的都是最毒、最邪的傢伙,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無不如此,惟其這般才能保持中共的超級毒性,更好 的毒害人類。

如果說以往的每次內鬥,都為中共的邪惡充了一次能量,而這一次它卻是在劫難逃,因為它已被上天判了死刑。中共在對法輪功的十三年殘酷鎮壓里,幾乎耗 盡了一切政治資源,剩下的一點能量恰恰夠其自毀。中共以鬥爭來生存,也必將為鬥爭而滅亡,而內鬥就是上天為其安排好的滅亡方式。不過上天也沒有忘記那些在 中共體制內還良知尚存的官員,在2012到來之前,用了卡扎菲、穆巴拉克、吳登盛三個獨裁者的結局給他們作了最後一次的啟示:作惡到底者暴屍街頭、中途收 手者失去自由、放棄獨裁者平安着陸。只是在中共的邪惡政治環境里熏染出來的人有幾人能看懂呢!

而今,隨着薄熙來的被解職,持續十幾年的江胡斗攤牌決戰已是刀光斧影、殺聲漸起,是短兵肉搏、刺刀見紅?還是調兵遣將、重啟內戰?是各方同歸於盡, 還是一方能最終勝出?還且在它們的背後還站着一個掌握了它們致命機密的美帝,隨時會踢進一腳。許多看客們都在津津樂道,眾多的專家們也是紛紛預測。其實答 案很簡單,只是現實中的人們又被此起彼伏的故事情節抓住了眼球,忘記了貴州藏字石上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中共解體才是這場內鬥的真正主題。

上天才是這場政治懸念片的導演、總編劇,劇情的發展只是為了能喚醒更多被中共綁架了的芸芸眾生。也許過程會曲折驚險、也許劇情會一波三折、也許場面 會驚濤駭浪,但結局一定是中共解體銷毀。誰能聽懂上天的召喚,誰就會在這場惡鬥中勝出,誰的行動符合了天意,誰就能笑到最後;誰死抱中共不放,下場就是與 其


同滅,誰還想延續這個紅魔的死期,無異於自斷生路。上天有好生之德,除了江、周這些壞事做絕的首惡,對於一些還想有未來的中共官員來說,這將是最後的一 線生機。

這場在地獄門前的生死惡鬥,中共的權貴們雖然是主要的演員,但我們的許多看客又何嘗能置身事外?美國的政客們也許自以為黃雀在後,又何嘗不在上天的 注視之中?中共雖然邪惡,卻是我們道德良知的試金石。瑪雅預言的人類凈化期即將結束,誰能進入未來全新的人類文明,就在今天我們的一念。大陸的廣大同胞 們,好戲還在後頭,在你們沉湎於精彩劇情時,別忘了退出中共,再慢慢觀賞這個給我們民族帶來無數浩劫的惡魔玩火自焚、灰飛煙滅。
正是:

三月神州日色昏,京城飛雪氣蕭森。
天滅中共大幕啟,誰是倚天屠龍人?
酷吏一奔震天下,薄三下台已掉魂。
地獄之門為誰開,群妖喪膽亂紛紛。
天地之間一台戲,萬古輪迴只為今。
守住良知不迷路,拋棄紅魔可保身。
笑看惡首下無間,中華抖落百年塵。
不負人間滄桑夢,迎來神州世紀春。